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
<noframes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/dl>
<video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font id="rbffl"></font></dl></video>
<dl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dl><video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video>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
<i id="rbffl"></i>
<video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meter id="rbffl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dl></dl>
  •  聯系電話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郵箱:news@akxw.cn
 > 新聞 > 安康 > 安康
郭榮高:以刀為筆琢匠心
2023-09-26  來源:本站原創

記者 卜昊天 陳楚珺 實習生 曹藝瑤Add安康新聞網

往城區高井加油站對面朝陽巷里走,人群熙攘,店肆林立。形形色色的門頭之間,一塊“郭氏碑刻”的四字漆金石匾格外顯眼。進到院內,果然別有洞天。Add安康新聞網

廊道上堆滿了各種規格的石材,有天然石也有人造石,有些已是成品,有的才完成了描紅,一旁的隔間里是琳瑯滿目的叫不出名字的工具。Add安康新聞網

Add安康新聞網

郭榮高——這間店鋪的主人。中等身材,皮膚略黑,肌肉緊實,絕對悅人眼目的精氣神讓人很難將他與“花甲之年”聯系起來。Add安康新聞網

祖上是何營生,郭榮高并不清楚。他清楚的是,郭家到他這兒最少已是第四代刻碑人了。Add安康新聞網

“小時候沒有玩具,看著爺爺手里的各種雕刻工具就感興趣得很。但是那時候小,這些斧鑿鋸錘還是危險,大人們不讓我走近,更不許我碰。一來怕弄傷了我,二來也害怕我把刻好的石碑弄壞了。”在郭榮高的記憶中,家人越是限制,他反而越好奇。Add安康新聞網

終于有一天,他干出了一件令家人震驚的事。在他上小學四年級時,家里接了個很重要的活兒,長輩們千叮嚀萬囑咐不許他碰。爺爺有午睡的習慣,碑刻了一半兒便去休息了。郭榮高放學回來,一眼就看到那塊兒還沒完成的碑,他竟叮叮咚咚把剩下內容沿著描紅刻完了。Add安康新聞網

爺爺醒來發現后驚呼:“你這個碎東西,我沒教過你,你還刻得不錯嘞!”自此以后,郭榮高便開始在課余時間幫助家里完成一些刻墓碑的活兒。Add安康新聞網

憶起這件事時,郭榮高臉上依然充滿著當年被長輩夸贊時的喜悅。他說:這是他兒時最美好的回憶,也是他走上碑刻技藝之路的關鍵。Add安康新聞網

但先學跑再學走的郭榮高很快便意識到了問題所在。“對自己的作品細節地方處理不好。運刀以后出來字與字之間首尾漂移了。收刀起刀,沒辦法把字的精神面貌體現出來。”郭榮高回憶說。而另一方面,在識字率普遍不高的年代刻碑人大多沒文化,更不會書法,要維持生計就需與有一定書法造詣的寫手、乃至書法名家保持良好關系,刻碑前先要拜托其寫好相關文字,做好排版布局,然后在石碑上描紅后再進行鑿刻。這樣的方式不僅影響工作效率,還得次次求人,若遇到挑剔又不懂書法的客戶,還會指手畫腳,吹毛求疵,更有講究的客人,指名道姓要誰的字……Add安康新聞網

識字、書寫成了制約郭家生意的最大瓶頸,15歲的郭榮高便第一次走進新華書店,買了人生第一本字帖——顏真卿的《多寶塔》。雖然每天用報紙、木板沾水練字,郭榮高覺得自己進步并不大,筆法、結構、快慢、輕重、大小、呼應、承讓、向背、提按、頓挫等自己都掌握得不好。于是他又想盡辦法拜師,先后師從韓正楷、劉暘光、馬昌琪等安康本土書法名家。Add安康新聞網

Add安康新聞網

二十多歲成家以后,郭榮高開始嘗試將書法和碑刻結合。“1995年,漢陰請我雕刻了一塊講述當地人文歷史的大型紀念碑。2.4米高,1.2米寬,一塊整石材。正面大字是韓正楷老師寫,后面序文的小字由我負責。”郭榮高說,這是真正意義上第一塊自己滿意的碑刻作品。而此后,韓正楷的字也都幾乎指定他去刻。Add安康新聞網

大概在他24歲那年,郭榮高就不再求人寫字了,書法和碑刻一整套工作流程都能獨立完成,工作之余,他開始潛心研究更多的字體。“顏體氣勢恢宏,寫對聯這些大字很有氣勢。寫得時間長了又喜歡柳體,很精神、有風骨。但是又發現沒有功底,柳體的字寫大了就不好看。后來又寫歐陽詢的字——用現在話說,就是楷書天花板?瑫鴮W了七八年以后我才接觸到隸書。”從楷書、隸書,再到草書,每學一種字體,郭榮高都要了解這種字體出現的年代及當時的人文歷史。Add安康新聞網

“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,我逐步發現中國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,也讓我對書法和碑刻產生了新的理解。書法不是單一的藝術,更重要的是對傳統文化的掌握,因為這些知識是相輔相成、縱橫交錯的,否則沒法融會貫通。”自此,郭榮高從一個小學未畢業的手藝人,漸漸蛻變成一個愛好國學、深諳書法,再到安康碑刻扛鼎之人。Add安康新聞網

知識不僅能開闊人的眼界,更能讓人的精神得到升華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一點在郭榮高的作品中體現得愈加明顯。他的業務也從尋常百姓大事小情的記錄,邁上了一個城市地域文化的銘刻與標識性符號的創造。Add安康新聞網

從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初,郭榮高迎來了創作高峰期,十多年間,他先后應邀完成了漢陰縣漢陽城歷史紀念碑、烈士陵園洪水紀念碑、牛蹄嶺戰役紀念碑、烈士陵園300多座烈士墓碑、香溪洞玉皇閣牌匾、紫陽擂鼓臺道德經等安康人文歷史及紀念碑的雕刻。Add安康新聞網

“書法上我比較傳統,因為我長期臨摹古人的帖子,更能體會到中式建筑上的文字應該呈現的書法意境。”一江兩岸,華章日新。安康城區的興安門、朝陽門、水西門,西城閣、親水廣場等匾額、石刻都出自郭榮高之手。Add安康新聞網

Add安康新聞網

出人意料的是,郭榮高沒有任何能證明自己技能等次的證書,也不屬于任何專門協會的會員,但這并不影響他成為安康碑刻領域的權威,也不妨礙他在書法界有了自己的擁躉。Add安康新聞網

現如今,隨著數碼數控雕刻機的推廣,要求手工碑刻的客戶越來越少。郭榮高說,有了電腦和機械,沒有書法和碑刻基礎的兒子也順利接手了家里的業務。Add安康新聞網

說起機器雕刻的市場優勢,郭榮高的神色中閃過一絲落寞,但又轉瞬即逝。他說,作為這個行業的傳承人,應該始終如一追求書法的構思和手工雕刻的質感,讓文化張揚個人風格,讓作品不乏人文氣質。在他看來,手工碑刻有韻律感,線條古樸自然,而機器篆刻是完全復制,只是一些均勻的線條而已。很多情感上的東西是機器無法替代的。 Add安康新聞網

(責編:徐思敏)
欧美日韩成人中文字幕熟妇,国产一线99在线,中文字幕日韩色网站,亚洲精品无码喷水白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