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
<noframes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/dl>
<video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font id="rbffl"></font></dl></video>
<dl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dl><video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video>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rbffl"><i id="rbffl"></i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
<i id="rbffl"></i>
<video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meter id="rbffl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rbffl"></dl>
<dl id="rbffl"><dl id="rbffl"><delect id="rbffl"></delect></dl></dl>
  •  聯系電話:0915-3356512
  •  投稿郵箱:news@akxw.cn
 > 文旅 > 散文詩歌
月亮上的炊煙
2023-09-22  來源:本站原創

郝壯壯SRA安康新聞網

下午,太陽失去了白日里的咄咄逼人,變得溫和而恬靜,仿佛一種橘色光的燈,月亮接替它坐在天空中。那些被陽光烘成桃花色的薄云,也因這如水月光的蕩漾,一朵朵慢慢轉作玉白,與月亮一同發出皎皎的光。SRA安康新聞網

在這云與月皎皎的光中,一縷炊煙裊裊升起,若有風于此刻吹過,混摻了炊煙的云月之光便會蕩起漣漪,一環一環,如夢如幻。這些美好的環的最中間,有一根又黑又長的煙囪。它實在是太高,直插在月亮上,仿佛插著一瓣橘牙的糖葫蘆,于是那些炊煙,也仿佛是月亮上的炊煙。SRA安康新聞網

爺爺家就是住這么高,他的晚飯,也做得這么晚。SRA安康新聞網

他習慣晚飯吃得很晚。每次爸爸要求他晚飯吃得早一點的時候,他就不情愿聽。他解釋,以前身強力壯,能搬能扛的時候,常常為了貪那一點日光,在地里農忙到天空完全暗下來的時候,才從地里返家。田地距家頗遠,往往走到半路上,月亮就已經出來了。“帶月荷鋤歸”是爺爺持續了一輩子的生活日常。SRA安康新聞網

那為什么住那么高呢?當然是因為窮。爺爺育有三個女兒,五個兒子,再加上奶奶,一家共十口人,還要贍養老人,所以住得高一點,能開墾的荒地就多一點,住得高一點,箍窯洞蓋平房的成本就少一點。高一點,再高一點,鄉下人拿爬三百米五百米的坡還當個事兒?于是,爺爺就成了整個村莊,住得最高的人家。SRA安康新聞網

初中以前,我一直在爺爺家,與爺爺奶奶在一起。小學六年,每一個熾日高懸的白晝,每一個雀鳥歸巢的傍晚,我都在爬那道坡。又高又長的坡啊,怎么爬也爬不完。年幼的我每次放學回家背著書包,遠遠望著月亮,冒著炊煙的大煙囪,一步一喘氣地爬坡的時候,腦海中都會浮現出電視上看的特種兵負重越野訓練的畫面。有時候,我也覺得自己真是特種兵了。小學一到六年級,我都是班里體力最好的男娃,什么校運會、拔河比賽,我總是一馬當先。當仁不讓,每當拿下榮譽,站在頒獎臺前接過那枚彰顯著班級榮譽與個人驕傲的獎牌時,我總會想起那道長長的坡,以及那根直插在月亮上的燈塔一般的大黑煙囪,并于心間升起萬千感念。SRA安康新聞網

然而大多數的時候,我還是對那道長坡好感不多。它實在太高,太陡,太長。小學念完后,初中、高中、大學,我都是在外地讀的,失去了以往一日多次的爬坡訓練,我的體力也漸漸降了下來,再在寒假或暑假面對這道坡的時候,常常望而生畏,腳力不濟。囿于學業,去年一整年,我都沒回老家去看看爺爺。前不久回去,才發下那道長坡已幾近荒廢,雜木野草叢生,有一些個高的,竟要與我齊肩。下車之時,正是向晚時分,太陽漸入西山,而月亮已出于東天,只是還未曾散發它那玉白的皎皎的光,黯黯的一輪,仿佛一枚失去光澤的鋁片。SRA安康新聞網

在那枚鋁片下方,有一根又黑又長的煙囪,緩緩吞吐著麥秸稈燒出的煙,煙囪不遠處,有一個又黑又高的老漢,緩緩吞吐著旱煙槍燒出的煙。兩種煙都在視線里裊裊升騰,一圈一圈縈繞于灰白的月亮之上。SRA安康新聞網

我明白,這是爺爺知道我回來看他,提早做了飯。我能推算出那根煙囪吐了多久的煙,卻無法知曉那根旱煙槍,在煙囪下吐了多久的煙。那一刻,我的臂膀忽然奔涌起萬千力量,我拉起行李箱,鉚足了勁穿過野草雜木的軍陣,向那月亮上的炊煙奔去……SRA安康新聞網

 SRA安康新聞網

 SRA安康新聞網

(責編:許安)
欧美日韩成人中文字幕熟妇,国产一线99在线,中文字幕日韩色网站,亚洲精品无码喷水白浆